寬心築夢

關於部落格
自鞋類貿易商財務工作退休後,再重新開始一段不同的專業領域,在大多數人都不看好的情況下,在台中市大業路開了第一家寬心園,位子不多地方不大,卻是我築夢的起點,五年來..感謝所有經營團隊與工作伙伴的付出及消費者的支持,才有這七家具特色的寬心園精緻蔬食料理!


  • 8270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台灣八○後白皮書:同樂世代 3大發現

台灣八後白皮書:同樂世代 3大發現

商業周刊 第1197

製作人:孫秀惠 撰文者:李郁怡 研究員:邱碧玲

 

面對由「不安」、「糾結」驅動出來的八後變種中國人,台灣八後又是如何呢?

他們很可能是大中華地區,心理上最自在、友善,且敢於好玩的世代。

「我要快樂、我要利他的影響力、我要高C/P值多元人生!」

這是驅動台灣八後奮發努力的三個密碼。

 

發現 1──快樂就是我的志向 「一起快樂」成為自我品牌

 

擁有「快樂」的動力,正是商周的調查中,七年級生最明顯的第一個特質。

 

《商業周刊》委由EOLembrain東方快線調查顯示,

如果問兩岸20歲到30歲的年輕受訪者:

「我比10年前快樂?」表示肯定的人,台灣比中國高7個百分點。

 

如果再比較東方消費者整合研究集團過去10年的數據庫,

把「安全感」與「快樂」相關的題組,

例如「我感覺缺乏自我空間」等數據拿來比較,

七年級生表示正向態度的比率,也比10年前的年輕人要高。

他們對環境改變覺得更自在,對於實現自我更有自信。

 

在《商業周刊》質化的訪談中更看到,對台灣七年級生來講,

快樂的定義並不是淺薄、暫時性的快感。

 

強調同樂,勝過個人成敗

 

根據我們對台灣50位八○後意見領袖與各領域具有代表性的年輕人的深度訪談,

其中超過三分之二在談到追求自己的夢想動機時,

首先會出現的就是「興趣」,接著是類似「愛與歡樂」的關鍵字。

 

在台南,3個畢業於崑山科技大學的七年級小女生,

因為在校期間得到德國紅點設計大獎,決定一起創業,

設立紙藝設計工作室,3個人擠在一間民宅的小房間,

因為還沒賺錢,成員第一年都還不支薪,創業維艱,但她們說,

「有的人創業是為了『我要賺到100萬』,我們不是。」創辦成員之一楊茹安表示。

 

「我們3個人討論過很多次,我們希望能夠給人愛與歡樂,

 最後即使可能失敗,我們希望做出讓自己驕傲的東西。」

 

紙團並不是特例,《商業周刊》深入訪問的年輕人,

從一般學生、上班族,到網路作家、農夫,再到已擁有千萬資產的創業者,

跨足各領域,「快樂」已然是這個世代年輕人共同追求的理念,

它甚至可以成為個人品牌。

 

開朗農夫謝銘健在花蓮玉里種稻,

他突破傳統務農愁苦形象,將邊種田邊耍寶的過程po上部落格,與網友同樂,

於是爆紅到海外,甚至把米賣到香港,月營收超過新台幣20萬元。

 

尤其,當被問道「我自己成功的重要性勝過讓大家快樂時」,

台灣有57%受訪者持相反意見,認為大家快樂比較重要;

這個比率雖然與對岸相去不遠,然而,在表示大家快樂比較重要的人當中,

自己同時也比較快樂的,台灣比中國整整多了10個百分點。

再分析比較高薪、個人成功、興趣等「志向組合」,

我們發現台灣有44%的年輕人

屬於「做自己興趣的事,加上讓大家快樂的事」的志向組合,

在所有的志向組合之中排行第一!

我們稱這種為「快樂志向」,也因此,我們稱台灣的八○後為「同樂世代」!

 

這是一群把「一起快樂吧!」看得很重要的世代。

攤開他們的成長背景,追求快樂的特質,有脈絡可循。

 

首先,他們是台灣富裕社會培養的一群,

家庭則是台灣八○後追求快樂最好的後盾。

他們的父母,中產階級以上、高教育水準的比率約3成。

這些父母有足夠能力讓這群年輕世代從小衣食無虞,

他們的教育方式比過去都開放,

這群年輕人從小是在鼓勵多於責難、開放多於威權的環境下長大。

根據中研院青少年研究庫1999年起啟動的長期追蹤,

1987年出生的受調者有67%從大學畢業之後還住在家裡,

「他們的家庭依存度很高。與父母關係比上一代跟他們的父母關係親密,」

計畫研究主持人伊慶春表示。

 

「他們擁有有史以來儲蓄率最高的父母,」社會學家彭懷真表示。

台灣八○後世代追求快樂的傾向,與台灣社會越來越安適、家庭安全感越來越高有關。

 

1960年代,知名的經濟學家羅斯托(Walt Whitman Rostow)與其後的經濟學研究,

早就證明所得越高,人們追求的目標,就會由物質轉往精神層面。

 

賣雞排,比在銀行上班屌

 

同時,快樂更是社會解放的成果。

回想一下︰在他們還在托兒所溜滑梯時,台灣已經宣布解嚴,沒有報禁、黨禁;

上高中時,台灣已經總統直選;

上大學後,台灣甚至已經在2000年完成首次政黨輪替,

2001年實施週休二日讓台灣正式邁進不是只有工作、更可以注重休閒的生活價值體系,

等到他們要踏入社會時,政黨輪替都已經來兩回了。

 

台灣英雄的面貌也在改變,從提著一只手提箱的台商,變成在敦南誠品前擺攤,

最後成功用自己的手創商品開成店面的年輕人,到在國際比賽得到世界冠軍的電玩高手。

這時,媒體上描述的成功故事,已經不再是王永慶、郭台銘而已。

 

如果說,中國的八○後是中國改革開放下,多元化社會萌芽的第一代,

那麼台灣的八○後,就是台灣多元社會完成的一代,他們擁有做自己的快樂空間。

 

台灣八○後心目中的偶像歌手周杰倫,

與台灣首富郭台銘對談什麼叫作「成功」,周杰倫說,「屌!」

 

台灣集結最多20歲到30歲年輕世代的BBS網路論壇PTT(批踢踢實業坊)上,

則流傳著一則經典討論,一位過關斬將才考上銀行MA(儲備主管)的網友留言問,

「我應該到銀行上班,還是繼承爸媽在夜市的炸雞排攤?」

這個發問,馬上引發上百則熱烈回應,

7成左右的網友建議他放棄銀行工作,去接炸雞排攤,

理由是「你至少可以決定雞排的口味和創意!」還有,「這樣比較屌!」

 

屌,就是敢於快樂做自己的「態度」。

這種態度,「是真正的『我世代。』」

Me世代》(Generation Me)作者特吉(Jean M. Twenge)這麼形容。

在這一點上,台灣已經跟全球同步!

 

發現 2──我要高「C/P值」人生 多條生涯並行時代來了

 

也正因為快樂、開心是同樂世代的主價值,

我們調查也發現,在面對自己的職業生涯或消費選擇,

這群年輕人的關鍵字都是「C/P值」。

 

C/P值」這個字,原本用於消費者比較3C商品性能與價格比的字眼,

現在被台灣同樂世代廣泛應用,

代表「在付出與得到之間,滿足感、快樂度的比較值」。

 

當企業主管試圖用薪水與升遷激勵他們,

他們卻在網路上為「爆肝企業」做短片搞笑;

他們可能在盤算之後,決定不到企業上班,

「我姊姊兼了好幾個家教,白天沒事待在家裡,

 只在晚上工作幾個小時,薪水就有10萬,」

一位吳姓大學生受訪者舉例。

老一輩看這樣的年輕人叫作「不務正業」,但他們說︰

「我們不是隨興的,是精算過的,白天還可以去幫助流浪狗,這樣C/P值比較高。」

 

對於企業中高階主管來說,他們看到的是,

年輕人只做了幾天,沒有說掰掰就消失不見,穩定度超低。

但《大學生了沒》知名製作人詹仁雄指出,「他們的順序不一樣!」

詹仁雄表示,「《伊索寓言》中『螞蟻與蟋蟀』,

追求安身立命的四、五年級生,可能會選擇按部就班的當個螞蟻,

然而活在當下的七年級生,則會盤算付出與收穫,

如果未來要等太久,他們寧可當那個拉小提琴的快樂蟋蟀。」

 

他們穩定度低,但實踐夢想與創意的行動力卻高。

有一次,詹仁雄隨口和一個「小朋友」聊到將名牌愛馬仕柏金包轉印到環保袋的概念,

沒想到,一個多月後,這個概念就成為商品,也成為網路話題。

 

「以前我們這一代人,都是按部就班,眼中成功的範圍有界限,

 但是他們的邏輯不一樣,他不會問這個包包要印多少?

 會不會賠錢?有趣,他就做了!」詹仁雄表示。

 

只要好玩,做就對了!

也因此,我們質化調查深度訪談的年輕人,

每個都有超過一種他們認為是「正式」的角色。

 

他們的現職,不只有一個

 

鏡頭拉到士林基河路一處舞蹈工作室,

1982年出生的小捲,週一到週五,她在知名的外商500大公司上班,

假日則帶領一個團隊,經營兒童街舞團;

又是上班族,又是舞團創辦人。

小捲老師,設下目標,35歲要當上分公司總經理,45歲要退休,

而與此同時,舞團還要擴大,成為一個有制度的教育組織。

 

「人生只有(一份)工作不會快樂!」她為自己忙碌的行程下註腳。

 

東方線上&東方快線行銷副總監李釧如表示,

過去人們都談C型人生,說年齡不該限制生涯曲線,

人的一生可以有第二、第三生涯,可是這樣的概念還是線性的,

現在許多台灣八○後,過的是多條生涯並行的平行人生。

 

可以說,他們是一個世界滿足不了的一代。

未來,企業準備迎接一群要求多線發展、多重「正式職業」的員工。

 

發現 3──我要「利他」影響力 能服務社會的工作才帶勁

 

當台灣的同樂世代踏入社會,無論台灣或全球已開發國家,

高度經濟成長期早就結束,籠罩而來的卻是財富M型化、高失業率、難以控制的全球化環境。

 

韓國年輕人畢業時,找不到有「長期保障」的大企業或公職,

只能找到領88萬韓元(約合新台幣23,000元)月薪兼職工作;

日本年輕人追求大前研一稱為「下流志向」的工作……。

台灣大學生的失業率,在2000年就開始攀高,

到了2010年,普通大學畢業生面臨了有史以來最低的22,000元起薪。

 

但,我們調查驚訝的發現,

台灣這群年輕人,面對環境並沒有父母輩想像那麼消極,

甚至,跟全世界許多同輩年輕人比較,他們的積極度還不低呢!

 

根據《商業周刊》兩岸八○世代趨勢白皮書顯示,

53%的台灣年輕人相信他們對這個社會有影響力。

 

延續台灣八○後的同樂志向,我們發現,

台灣年輕世代「利他」傾向,在全球年輕人當中相當突出。

 

Me世代》作者特吉(Jean M. Twenge)在書中提到,

歐美年輕人普遍出現「人生就是一種樂透,我抽到什麼不是我能決定。」

以及「我是大環境受害者」的心態。

歐洲73%的二十幾歲年輕人,直接表示

「我不關心這個社會在幹嘛,我也不想改變它。」

更高比例的日本年輕人沒有自信可以影響社會。

 

但在我們訪談超過50位台灣八○後年輕人,

很意外的,「想幫助人」、「想對這個社會做一些事,即便是小事」,卻是一再出現。

 

就讀於清華大學的沈芯菱,12歲開始就利用網際網路開始她的「利他公益事業」,

甚至得到國際媒體報導,稱她為「少女公益家」。

她眼中的成功定義,是把「發言權還給弱勢者」,而不是財富。

 

還有許多年輕人是在各個角落,熱情的執行自己的行動或事業。

 

教舞的小捲說︰「街舞讓我幫助很多小孩子可以培養自信。」

她會跟公益團體合作,教導一些弱勢小朋友學街舞。

 

就讀政治大學財管系的大四生賴宇同,創辦了一個青年創投平台「i-Create」,

底下有一批年紀都比他大的員工,目標是幫助想創業的年輕人找到資源。

他不怕自己年輕做不了這麼大的夢想,

「如果是為了賺錢而去賺錢,這輩子也不會賺到什麼大錢,

 把一個夢想做出來,物質就會自然帶進來。」

 

知名社群網站痞客邦創辦人曾皇霖在就讀交通大學時,開始創業的起點,

他不是為了賺錢,而是因為周邊的好友有太多人希望有一個社群平台,

為了讓大家開心而做的。

 

透過網路,小人物也能助人

 

協同商周進行調查的東方線上&東方快線行銷副總監李釧如,

形容他們是「燃燒自己的小小星球。」

 

「我們那個世代也想利他,但是我們不會在成就自己之前就說利他,

 可是,現在年輕人可能比我們快一步,

 他可能還沒有確定自己到什麼程度,就先跨到利他這個階段。」

可口可樂台灣區總經理高文宏觀察。

 

網際網路也可能是一個因素,

絕大多數台灣八○後在國中就有部落格,高中就開設網路商店,

網路社群是這一代的「必需品」,

「如果要成功經營社群,可能除了要有獨到的見解之外,你也要回饋你的社群。」

台灣華特迪士尼電影事業部副總裁傅明明指出,

這也是為什麼看起來這麼自我的世代,卻這麼強調利他。

 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