寬心築夢

關於部落格
自鞋類貿易商財務工作退休後,再重新開始一段不同的專業領域,在大多數人都不看好的情況下,在台中市大業路開了第一家寬心園,位子不多地方不大,卻是我築夢的起點,五年來..感謝所有經營團隊與工作伙伴的付出及消費者的支持,才有這七家具特色的寬心園精緻蔬食料理!


  • 8270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解讀變種人(摘自商業週刊)

中國八後白皮書:10個密碼 解讀變種人

商業周刊 第1197

製作人:孫秀惠 撰文者:曠文琪

 

他們不擇手段?!不,他們注重公平與信任。

他們汲汲營營?!不,他們說,成功不用努力往上爬。

他們對社會冷漠?!不,他們熱血得會讓你刮目相看。

他們很會消費,但,他們精明得超乎你的想像。

他們也是忘記家裡地址的小孩……

認識中國八後,你不能不知道的10個關鍵密碼。

 

密碼 1──「不安」是我的關鍵字 我在失速中國,先甜後苦

 

  五月,在北京,我遇見高華(化名),她是平凡的八○後上班族。

大學畢業的她,是小電腦公司的助理,每個月領人民幣2千元,她辦公桌上的桌曆,畫了很多XX

「我每過1天,就畫1個(X),上班時什麼也不想,5點就準時下班。」

 

我問高華的夢想是什麼?她的回答卻是︰

「這社會是這樣的,很多事兒該忍得忍,」

「我現在最大樂趣是玩電腦上養人遊戲。我不能規畫自己,但可以規畫他們……。」

 

有人沒痛感、有人敢吶喊

 

高華正是「八○後」,沒神經、沒痛感的橡皮女孩。

 

但我還看到八○後另一種面貌。

 

上海徐家匯廣場,我訪談了來自湖南農村的男孩,

中國最知名的線上電玩遊戲《魔獸世界》玩家「性感玉米」。

 

去年,玉米串聯百名兩岸網友,以3個月的時間,零成本製作了《網癮戰爭》影片,

片中,玉米要求所有網友,對官方與輿論對遊戲業的不公平壓抑發出吶喊︰

「我們憑什麼不能有每小時4毛錢的廉價娛樂?

 難道我們精神上的家園,連在自己國家暫住都不行?」

這部片在中國網路界,被稱是震撼度媲美好萊塢《阿凡達》(Avatar)。

 

想當然耳,這部言論臨近革命尺度的影片,上網一週就被官方強制刪除,

但總點擊量達450萬次,連中南海都知道它的影響力。

 

「中國人說,自掃門前雪,但網路告訴我們,我們可以改變一些事情。」他對我說,

「與其幸福得像個豬,我寧願痛苦得像個人。」

 

兩種年輕人,都是八○後。

「看似很兩極?但這都是他們。」上海社科院青少年研究所所長楊雄說。

 

因為他們背後都是同樣一個根源;

「理解八○後,『不安』是一個關鍵字。」

我們的調查夥伴,青年志創辦人兼首席戰略官張安定解析。

 

「咱們這把人,注定是先甜後苦的那種。」

北京中國傳媒大學教室,中國獨立電影導演,也是我們調查訪談的對象張內咸說。

 

去年,他拍的《待業青年》,記錄10多個中國八○後年輕人,追求夢想,

但卻因現實社會而受挫的故事,觀賞人次達百萬,

有近兩千條相關影評,留言最多的是:「他說出了八○後的心聲。」

 

知道得最多,掌握卻最少

 

  張內咸的成長歷程就是八○後的標準樣板。

他出生時,鄧小平改革開放政策已經實施近10年,文革,只是個歷史名詞。

1996年後,中國高等教育改革,到2004年,他進大學時,中國大學的錄取率超過5成。

中國互聯網早已蓬勃,擁有4億上網人口,網路讓他成為中國有史以來知道最多的一代。

小學至大學成長期,他周圍有辦法的人都在向「錢」衝,

所有人都告訴他,只要努力,未來充滿機會。

 

  但張內咸還在校園時,超速發展的中國開始失速︰

貧富差距持續拉大,世界銀行(World Bank2009年報顯示,

美國5%人口掌控60%財富,而中國1%人口掌控41.4%財富,貧富收入差距為13倍;

首席經濟學家林毅夫直指,在中國眾多不平衡當中,這是最關鍵的一項,比人民幣匯率更嚴重。

富二代與官二代壟斷多數機會,四成的工作機會要靠家庭關係得來;

北京的房價已經漲到要不吃不喝25年才買得起(台北約14年);

每年失業的大學畢業生多達百萬人。

 

  進入社會,他硬生生的從家裡的呵護與夢想中墜落,成為掌握最少的一代。

父母無法理解他們的痛,因為在1998年前,中國仍實行住房分配,

更早一點,父母的工作都是由國家分派。

就讀北京清華大學,1989年出生的女作家蔣方舟對我說,

她室友大一就開始推估畢業後的房價,以精算現在的交通與飲食日用,

並每天分享心得,有人還被嚇哭。

「現實,跟小老師告訴你的不一樣,不是努力念書就有美好的未來,」張內咸說。

 

即便在中國社會已有很好起步的年輕人,也同樣面臨「失速」的不安。

 

  Natalie,一個週一到週五在外商金融公司上班,

週末卻跑去北京郊區沒水、沒電老房子裡搞年輕人公社的白領女性,她說︰

「我在剛剛畢業很短暫的時間裡面,非常崇拜一種金融大鱷,後來很快的消失了……,

 我擔心,社會這麼躁、這麼焦慮,整個金錢的遊戲要怎麼把我們帶下去?

 我做得這麼累、沒日沒夜,但會不會根本就是不對?」

 

中科院心理研究的調查顯示,中國20歲到30歲的人們,壓力位居所有年齡層之冠。

 

是的,他們並非你想像的那樣充滿自信又臭屁。

相反的,「他們,很糾結(指掙扎煩惱)。」《新周刊》總主筆閆肖鋒說。

 

  理解這一點,你就會明白,為何電信公司中國移動旗下年輕品牌「動感地帶」一出手,

用戶數就可以突破1億人,吃下超過5成的八○後市場。

因為它的口號:「我的地盤,我做主」,正擊中當代年輕人,無法掌握未來的恐慌。

 

  但注意,不安,也是一股非常大的改變動力,

中國年輕人就是被不安驅策,激盪出跟上一代全然不同的變種特質。

 

密碼 2──我用「自我」突圍 消費是表達態度的軟革命

 

  不安,化為突圍的動力。

《商業周刊》調查,中國八○後,認為自己機會跟別人一樣好的比率只有57.1%,

但相信一分耕耘一分收穫的人卻高達75.2%。

 

  蔣方舟說:「不管起點是不是公平,發令槍一響,都要起跑。

多數人最後都化為,要自我向上,要自我奮鬥,要堅持,去激勵自己……。」

 

  這股力量,在中國遍地開花。

八○後的奮鬥,第一目標是「開始追求自我。」

雖然全世界20幾歲的年輕一代,都被視為是「Me世代」(Generation Me),

但中國年輕人的自我追求,跟歐美,甚至日本、台灣,基本上有相當大的不同。

 

  已開發國家的Me世代,基本上是社會完成多元化,年輕人不再被用一種方式看待,

他們從小「習慣」於用不同方式定義自己。

自我,是自由之下猶如呼吸般自然的產物。

 

  台灣年輕人在安全感下,追求更有趣的自我。

但中國八○後自我追求,卻起於「不安」和「突圍」。

 

不追求品牌,只求有個性

 

  「中國已從追求『共性』,變成追求『個性』的一代。」

長江文藝出版社副社長黎波說,這是不安全感的延伸效應,

不安裡,八○後開始反思,自己是誰?要堅持到底的究竟是什麼?

 

與其說他們跟全球的年輕人很像,倒不如說他們跟當年美國嬰兒潮世代年輕時很像。

 

  楊克羅維奇(Yankelovich)在1981年出版的《新規則︰在混亂世界中尋求自我實現》,

有一段描述當年嬰兒潮世代的心境,跟當今中國年輕人很像︰

「對於五○、六○年代長大的『嬰兒潮世代』來說,

 『關注自我』是一個全新概念,他們掙扎於新興問題中︰

 要如何在父母完全不知道什麼是自我的情況下關注自我?

 如何在混亂中找到自己的規則?」

 

環境失速,只有自己最可掌握。

 

  消費端,「年輕人開始要求品牌表達『自己的態度』,

而不是你大,我就follow(跟隨)你。」張安定說。

中國網路服裝品牌凡客,不談產品,

只用「愛網絡,愛自由,也愛29T恤……,我只代表我自己」的訴求,就擄獲人心。

2007年起,這家每天賣15件衣服的小公司,成為今日日銷10萬件的企業。

 

  張安定說︰「他們的上一代,不想被劃為異類,八○後的邏輯,則截然不同。」

但自我,不是自私,「大家成長過程中的積怨——

關於競爭的殘忍,關於不公平,都會是八○後改造社會的起點。」蔣方舟說。

大家透過各種方式,發揮社會影響力,就是實現自我價值的最好方法。

 

自比新公民,對抗不公義

 

  中國以書評與影評分享起家的豆瓣網站,

4,500萬人依照興趣,組成超過19萬個不同的小圈子。

有人致力推動全中國科普教育,組成了科學松鼠會。

有人致力讓年輕人買到最便宜的商品,組成比價小組。

 

  「我有蒐集與分析資訊的專長,想幫助大家減少資訊不對等。」

擁有千人組員的淘寶比差價黨組長烏馬說。這件事,非關利益,而關乎自我突圍得到的成就感。

 

  同樣,北京二環KTV內,導戲空檔的張內咸拿出僅有的人民幣3萬元、借來2萬元,

又跟朋友湊2萬元,目標1個月內翻拍完色情漫畫《草莓百分百》改編的劇本,

「我想傳達的是,人應脫離束縛。」

 

  這是一場軟革命,在不利於追逐夢想的失速中國,成長於安逸與保護的八○後,

不搞流血硬革命,他們用新公民身分來實現自我的花朵。

 

  去年中國揭弊大案中,有8成是在網路檢舉,揭露者也多是八○後;

中國力推環保的,多是八○後的族群;

中國第一個倡導公平貿易,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